<form id="vnjpf"><span id="vnjpf"><th id="vnjpf"></th></span></form><form id="vnjpf"></form>

          星辰動態 | 特區40年 | 敢為天下先 時代弄潮兒

          作者:星辰律所 來源:星辰律師 時間:2020-08-17

          編者按:

          深圳律師行業的蓬勃發展,離不開國家改革開放和深圳經濟特區的大膽嘗試,也離不開深圳律師的添磚加瓦和業界楷模的敢為人先。在深圳經濟特區建立40周年之際,深圳市律師協會專題回顧深圳律師行業與特區40年的故事,獻禮祝福特區。近日,深圳市律師協會公眾號以專文《敢為天下先時代弄潮兒》對中國律師體制改革的探索者和法治創新的踐行者——郭星亞律師的突出貢獻進行回顧報道。郭星亞律師是廣東星辰律師事務所的創始人、首席合伙人,我們對該專文予以轉載,希冀律所同行見賢思齊,不忘初心,弘揚特區精神,爭當時代弄潮兒,為深圳律師行業發展和國家法治建設貢獻力量!

           

          今年是深圳經濟特區建立40周年,深圳律師業的發展與深圳經濟特區改革開放的腳步同步,曾創下多個“全國第一”。深圳律師業篳路藍縷、披荊斬棘、拼搏創新的奮斗精神,正是對特區精神的弘揚。深圳律師作為深圳法治建設的主要生力軍,在特區即將到來的40歲生日,將回顧行業與特區40年的故事,獻禮祝福我們的特區。今天,我們走近中國律師體制改革的探索者和法治創新的踐行者——郭星亞律師。

          為律師行業奮斗一生的初心

          1993年,深圳共有300多名體制內的律師,20多年過去,深圳目前共有執業律師15000余名,如果當年律師制度改革無法順利進行,試想今日深圳“上哪兒解決律師的編制”,而在這一場制度改革中,郭星亞注定是會被銘記的。

          郭星亞,廣東星辰律師事務所創始人、首席合伙人,作為中國律師制度改革的倡導者和先行者,她曾主動扔去烏紗帽,帶領一群體制內的律師大膽下海,在中國律師制度改革上做出輝煌的成績,曾在非訴訟法律業務領域上作出了大膽的探索,開拓出律師為市場經濟建設服務的新路子。

          如今,作為敢為天下先的時代弄潮兒,郭星亞看到了前海和一帶一路為深圳律師業乃至中國律師業發展帶來的新機遇,發起成立了前海法律研究院,著手整理總結四大法系、65個國家的法律,以期解決一帶一路的可能遇到的法律問題和法律適用沖突問題,由此開始了新的嘗試。

          “我們走到律師行業中來,就是要為中國法治建設作貢獻,要為律師行業奮斗一生,這就是我的初心。”郭星亞步入古稀,初心依舊。

          敢為天下先 帶領律師下海創業

          從江蘇鎮江市一工廠的普通工人到中學化學老師,到鎮江市人民檢察院檢察員,西南政法大學經濟法學系講師,再到深圳市司法局行政官員,郭星亞原本可以像其他司法界的官員一樣正常退休領著退休工資,但她卻為自己、也為深圳律師闖出了一條不一樣的道路。

          1992年到1993年的深圳司法界炸開了鍋,多少人用質疑、恐懼、顧慮的眼光,看著郭星亞將深圳律師制度改革一步步地往前艱難推動。“改革之前,律師是公務員(國家法律工作者),不是社會法律工作者,這種模式在律師的管理上存在很大的弊端,從人事到業務,都影響律師的正常執業。這樣既不利于律師隊伍的發展,也無法和國際接軌。”郭星亞說。因為要面對1997年香港回歸、兩地法律服務對接的歷史性課題,1992年,時任深圳市司法局局長助理的郭星亞受命主持深圳市律師體制改革,拉開了中國律師制度改革的序幕。

          “律師需要的是行會管理,把律師變成社會法律工作者。”經過充分調研,1992年年底,郭星亞以及工作團隊就形成改革方案,主要有六個方面:一、總的改革方案是國辦所進行全面改組,改為各種類型的律師事務所;二、進行律師分配方案的改革;三、建立健全律師事務所和律師注冊年審制度;四、制定現有律師和司法行政機關干部開辦律師事務所的管理規定;五、歡迎外地律師事務所來深圳開辦分所;六、制定深圳市有條件的社團、法學研究機構和在本市取得律師資格的人員開辦律師事務所的管理辦法。

          但改革之路并不好走。郭星亞回想當年,阻力不少。

          一方面是來自于司法部門的不理解,司法部門一直認為律師是賺錢的隊伍,不想讓“搖錢樹”劃分出去,有些原則性強的領導甚至認為,律師隊伍“不管就會出亂子”。1993年春節,郭星亞一行拿著新鮮出爐的改革方案到國家司法部匯報,卻碰了一鼻子灰,“一是說鄧小平同志沒有說過律師制度要改革,二是說這是一個自由化的方案。”對于司法部領導的質疑,郭星亞并未氣餒,她始終認為律師制度改革的方向是對的,順應世界潮流,律師就是社會法律工作者,“全世界的律師都沒有亂,為什么我們就會亂呢?”郭星亞直言無法接受領導的意見。三個月后,她再次接到司法部的電話,讓她再次遞交改革方案。這一次,關于律師體制改革的方案被接納,并在全國司法工作會議上被提為“重中之重的改革方案”。

          另一方面的阻力來自于律師本身,“不是國家公務員,鐵飯碗被打破了,原來(律師從)司法局退休后可以領退休金,(改革后律師的)辦公用房、住房是不是要全部還給司法局呢?所以當時有很多人反對。”郭星亞說出當年很多律師的顧慮,但她堅信改革的方向并未影響到律師的根本利益。當時召開的律師動員會議,郭星亞記憶猶新,有律師質問郭星亞:“你和我們一起走嗎?你下不下海?”郭星亞當場給出肯定答案,眾律師無話可說。但交接的過程沒有那么“和氣”。司法局有領導要求律師們交回辦公大樓、車輛、住宅樓,還有BP機。郭星亞交了自己的房子、電話和一部藍鳥轎車。經過多次討論,司法局最終允許律師們在住宅樓中延續居住半年。郭星亞當時說:“三個月后,我會開寶馬住別墅。”就這樣,郭星亞下海了。放棄了工齡、福利性住房、醫療保險、退休工資等被人艷羨的一切,50歲的郭星亞扔掉了頭頂上的烏紗帽,1993年,她與其他3名律師一道,集資100萬,創設了中國首批合伙制律師事務所之一——深圳星辰律師事務所(現為廣東星辰律師事務所),開始接受市場經濟的考驗。

          (郭星亞律師與星辰律師事務所的合影)

          “既高興又激動,在這么多反對的聲音中,到底還是走出來,要感謝那些支持改革的領導,如果沒有他們,可能中國的律師制度就往后推幾年。”郭星亞評價說。

          時代弄潮兒 開拓新的業務領域

          采訪郭星亞時,總能驚嘆于她在法律業務市場中的敏銳和快速反映,她永遠站在市場經濟時代的潮頭浪尖。

          上世紀90年代,深圳市場經濟高速發展,郭星亞從中敏銳地察覺到律師業務應當緊跟著市場經濟的發展節奏向前邁步,拓展業務勢不可擋。首先是國有企業的改革要求律師為其提供法律上的認證,比如股權設置、原始資本等,都需以法律顧問的身份提供法律意見,上市公司同樣需要一份公平公正的法律意見,比如經營合法性、土地來源合法性、債權債務等方面的法律意見。“市場需要這種服務,那我們律師事務所就要順應市場需求增加這一項服務。”

          其實,早在1988年,郭星亞就提出,深圳律師要為企業提供全方位服務,但她希望能夠進行更深層次服務:一是進入領導層,幫助決策,比如說進入董事局,成為董事局成員;二是參與具體的經營,比如公司和外商談判等業務,律師要為他們把關。

          開拓證券市場的法律業務時,郭星亞就曾親自前往體改委。當時,體改委負責審查上市公司的文件,當看到體改委主任案前小山堆一般待審查的材料時,郭星亞就建議,體改委人手太少,應付不了這么多的上市公司材料,無法“走出去調查”,“又怎么能知道這些報告的真實性呢?”郭星亞反問體改委主任。她建議,這種審查工作應該交給公平公正的法律中介,可信度較高,也可以分攤體改委的責任,律師出具審查報告,會計師出具審計報告,各司其責。郭星亞說,她站著和體改委主任討論了一個多小時,建議終被采納。很快,體改委和司法局共同發文:公司要上市,必須要有律師出具的專業法律文書。這是中國第一份允許律師進入證券市場的聯合通知,深圳律師參與該業務后,國家司法部也很快發文,開展律師進入股票市場的資格考試。這塊業務的開拓,是中國律師開展非訴訟業務的里程碑。

          郭星亞猶記得她出具的第一份法律意見書,“有公司要上市,讓我們提供法律意見,我也不懂,只能自己翻閱美國的商法典獲得知識,又到香港走訪,向香港證交所和法律人士學習,并根據中國特色和體改委的要求,一下子寫了8個方面的法律意見。其中最后一個方面,我還提到,這個公司在訴訟過程中,律師預計會勝訴還是敗訴,如果勝訴,財產不會損失,如果敗訴,公司(將會面臨的)財產損失情況,對股民的影響,以及賠償金額等。”此份法律意見書成為了中國第一份上市公司法律意見書,也成為了當時全國競相學習模板。

          從此,深圳律師的非訴訟業務方面的拓展不斷深入。在建筑工程招投標法律業務領域,深圳律師也逐漸開始大顯身手。此前,政府招投標一直被歸于建設局的行政行為,但在郭星亞看來,這個業務應該有律師的參與把關。當時她和建設局的領導還有過辯論,她問道:“如果招投標發生糾紛,去哪里處理?”建設局領導說:“到法院的經濟庭處理。”郭星亞當場就解釋:“去經濟庭處理,那這是民事行為,不是行政行為,是民事行為就有律師代理的權利。”郭星亞隨后在專業刊物上發表相關文章,討論“律師能在建設工程招投標中做什么事”。不久,司法部就以她的文章為藍本到建設部去討論,建設部和司法部開展相關學習班和資格考試,建設工程招投標的法律業務領域從此打開,“這也是深圳律師開創出來的。”郭星亞說。

          在房地產按揭方面,郭星亞看到香港律師在該領域有很大的業務量,于是她和中國銀行法規處討論,由此又開始了房地產按揭的法律業務。

          開拓破產業務時,郭星亞在獲悉法院設立破產庭的計劃后馬上意識到,既然有破產庭就應該有相關律師來對接這一部分業務。她和法院的院長、庭長共同策劃相應法律文書。郭星亞記得,這在當時是全國首創,而第一樁代理的案件就是一家中外合資企業的破產案。律師由此開始進入破產法律業務領域,國家制定破產法也到深圳來征求意見。

          續寫傳奇 勿忘初心

          放眼全國,目前有很多法律業務是從深圳開始的,郭星亞說,那時真的是激情燃燒的年代,深圳律師就像打仗一樣的占領一個又一個的山頭。深圳律師行業歷經了輝煌的歷史和蓬勃發展,但也面臨傳統業務難有增量的發展瓶頸,深圳律師行業將走向何處?本可含飴弄孫、頤享天年的郭星亞再一次站在時代的潮頭,思考和開拓律師業的未來。

          在業務拓展方面,郭星亞想到:“我們的企業壯大了,要走出國門,深圳律師應該把它們引出國門。”一帶一路的國家發展戰略和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示范區的建立讓敏銳的郭星亞開始了新的探索,星辰律師事務所在前海設立分所,采取深港聯營的模式,開展新的律師業務,集會計、評估、融資等業務為一體,通過一站式服務,解決客戶的所有問題。面對國際交流合作中可能出現的區際法律沖突、國際法律沖突問題,郭星亞發起成立前海法律研究院,并準備把法律研究院發展為高端法律智庫,在該智庫中,她將帶領團隊整理總結65個國家的法律法系,研究一帶一路涉及到的法律問題和65個國家之間法律沖突問題。“這其中有大量的法律事務,深圳律師怎么會沒有業務呢?律師要為企業保駕護航,送企業出去,如果這盤棋走活了,深圳律師業將迎來再一次的輝煌。”郭星亞說。

          2015年的高考作文題中,其中一個題目是——不忘初心,郭星亞印象深刻。“你們走到律師行業中來,就應該為中國法治建設作出貢獻,我們不應該忘記當年的激情和夢想,那是我們的初心,如果沒有做出里程碑的事情,那是忘了初心。”郭星亞如是說。

          分享到:

          免責聲明:本網部分文章和信息來源于國際互聯網,本網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和學習之目的。如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立即聯系網站所有人,我們會予以更改或刪除相關文章,保證您的權利。

          偏门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