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vnjpf"><span id="vnjpf"><th id="vnjpf"></th></span></form><form id="vnjpf"></form>

          星律說 | 改革春風吹滿地,響哨之人有新意

          作者:趙萌萌 來源:星辰律師 時間:2020-07-14
          近期上映的電影《吹哨人》(The Whistleblower)是一部由薛曉路編劇和執導,雷佳音、湯唯領銜主演的懸疑犯罪片。本片題材新穎,不似薛曉璐以往《北京遇上西雅圖》《海洋天堂》《我和我的祖國》(《回歸》篇)這類影片的執導風格,但作為一次較為突破性的創作態度的表達,我們仍能在緊張的極致追擊中,慢慢品位這位女導演為觀眾們勾勒出的情感故事線。
           
           
          (圖片來源于網絡,侵刪)
           
          筆者在本文中暫不談論《吹哨人》是否為一部真正意義上成功的懸疑犯罪片,自該片上映以來,已有不少專業影評人站在客觀且專業的角度上給予了評價。只是在筆者看來,薛曉璐的本次大膽嘗試,不得不說讓觀眾們發現了其作品類型的另一面,讓我們看到了其之后作品題材與創作手法上更多的可能性。
           
          本片較同期院線影片的票房和影評來說,雖有演技派及優秀的制作班底加持,成績卻不是特別亮眼。如,翻拍自印度電影《誤殺瞞天記》的《誤殺》,同樣是基于犯罪懸疑的題材內容,采用中外合拍的制作模式,85后青年導演柯汶利的答卷確實讓我們眼前一亮。在欽佩后生可畏的同時,不難發現《誤殺》的監制一欄寫著“陳思誠”,再回頭細細一品,確實有那么些似曾相識的創作風格,或許這部具有獨特新銳視角的《誤殺》正是“唐人街探案”系列的風格延續與創新。
           
           
          (參見https://www.boxofficemojo.com/title/tt8971476/?ref_=bo_tt_tab#tabs)
           
          根據Box Office Mojo票房統計網站數據顯示,《吹哨人》全球收官票房8,832,789美元,即6000余萬元人民幣(據此前某澳媒的報道該片投資額約達2.4億元人民幣),四分之一的投產比,實在難以匹及薛曉璐之前“北遇”系列所建立起的高口碑以及所獲得的高票房成績。然而,從筆者作為一名法律工作者的角度來看,《吹哨人》的表現雖不盡如人意,但薛曉璐此次結合現實主義創作手法的新嘗試,在另一種程度上吹響了犯罪類影視題材,或者說我國影視化全類題材革新的市場號角,著眼于市場監管的細微之處,呼應當下所倡導的法治化、國際化營商環境,以一種更為大眾化、多元化的方式解讀詮釋政策規范,確實充滿“新意”,在該點上應是成功的。
           
          整個影片立意于一個當下社會認知度較低、大眾陌生的詞匯---“吹哨人”(Whistleblower),片中多次提到的“吹哨人”概念起源于英國,即該國警察發現罪案線索時通常會吹哨子,以引起同僚及民眾的注意。久而久之概念化,由此延伸出來法律意義上的“吹哨人”制度,又稱“內部舉報人制度”,即為了社會公眾利益,鼓勵支持政府、企業以及其他組織的內部知情人士檢舉揭發違法犯罪行為,實際上是從“內”突破的重要監管制度。
           
          在商業領域中,“吹哨人”制度作為一項從違法企業內部“策反”員工的措施,通常配合外部或內部獎勵手段,以達到激勵內部知情人士主動舉報公司違法行為之目的。然而在大量實操中,企業里的內部人士在身份轉變上更多的是被認定為“告密者”而非“吹哨人”,在某些利益相關者甚至是無關者的角度來看,其行為后果傳遞出來可能更多的是企業的負面印象,使得“告密行為”常常被“遏制”在既得利益團體內,更甚則是隨之而來的打擊報復作為“回報”。但是,隨著市場環境日益市場化、法治化,各國開始逐步完善對“吹哨人”的獎勵與保護措施,以及出臺配套性政策文件、法律法規,例如:本世紀金融危機后的美國出臺的《道格-弗蘭克法案》專設了“吹哨人”辦公室處理相關舉報;《多德弗蘭克華爾街改革和消費者保護法案》加大了對美國證券行業舉報違規行為的獎勵幅度,同時要求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設立“揭發檢舉者計劃”。十九大以來,我國現已有超過40個省區市出臺了地方性文件,旨在暢通投訴渠道,落實食品安全有獎舉報制度,實施企業自律“吹哨人”制度。至2019年底,廣東省內已有4個城市(佛山市、深圳市、中山市、清遠市)相繼出臺了配套政策,探索引入“吹哨人”制度,倒逼企業落實主體責任。
           
          今年以來,國家層面的相關法規規章對建立“吹哨人”制度也已有涉及:
           
          1、《國務院關于加強和規范事中事后監管的指導意見》(國發〔2019〕18號)
           
          2019年9月6日,國務院發布了《國務院關于加強和規范事中事后監管的指導意見(國發〔2019〕18號)》(下稱“《指導意見》”)?!吨笇б庖姟返谑鶙l發揮社會監督作用強調,“建立‘吹哨人’、內部舉報人等制度,對舉報嚴重違法違規行為和重大風險隱患的有功人員予以重獎和嚴格保護。暢通群眾監督渠道,整合優化政府投訴舉報平臺功能,力爭做到‘一號響應’。依法規范牟利性‘打假’和索賠行為。培育信用服務機構,鼓勵開展信用評級和第三方評估。發揮會計、法律、資產評估、認證檢驗檢測、公證、仲裁、稅務等專業機構的監督作用,在監管執法中更多參考專業意見。強化輿論監督,持續曝光典型案件,震懾違法行為。”
           
          《吹哨人》的“新意”體現在,以影視化的創作手法,更加直觀化、大眾化的表現方式呈現出了《指導意見》第十六條蘊含的指導精神,即加強事中事后監管,提倡社會監督,建立“吹哨人”及內部舉報人制度。
           
          2、《市場監督管理投訴舉報處理暫行辦法》(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第20號令)
           
          緊接著,在2019年11月30日,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公布了《市場監督管理投訴舉報處理暫行辦法》(下稱“《暫行辦法》”),于2020年1月1日起正式實施?!稌盒修k法》第七條統一了市場監管部門處理公眾“投訴”及“舉報”兩種行為的對應程序,即投訴采取行政調解程序,舉報借助行政執法程序。如同時提出投訴和舉報,或者提供的材料同時包含投訴和舉報內容的,市場監督管理部門應當按照程序對投訴和舉報予以分別處理。
           
          此外,《暫行辦法》對舉報人就其與所提供舉報內容的關聯性、真實性、效力性等方面進行了詳細規定。第二十四條規定舉報人應當提供涉嫌違法違規的具體線索,對舉報內容的真實性負責。第十五條就市場監督管理部門不予受理投訴之情形進行列舉。其中,第十五條第三款規定:非為生活消費需要購買、使用商品或接受服務,或者不能證明與被投訴人之間存在消費者權益爭議之投訴,將不再予以受理。
           
          值得注意的是,第十五條第三款之規定也即《暫行辦法》中最引人注目的一項調整。該條款充分體現了《指導意見》第十六條中“依法規范牟利性‘打假’和索賠行為”之指導精神。即從下月起,職業打假群體為牟利而知假購假的行為將不再得到支持,通過惡意投訴而賺取經濟補償的行為將能夠被有效遏制。
           
          綜上,我們可以看出政府對市場監管的改革方向,一方面轉變監管理念、建立“吹哨人”制度,鼓勵經營者內部人員依法舉報經營者涉嫌違法或違規行為;另一方面再造監管流程,重塑監管體系,細化制度安排,依法規范牟利性質的“打假”和索賠行為。
           
          《指導意見》等系列文件的出臺,進一步加強了和規范事中事后監管,以公正監管促進公平競爭,加快打造市場化法治化國際化營商環境。對我國市場主體的監管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全覆蓋、杜絕監管盲區和真空之作用。正因如此,越來越多企業領導者的治理理念也隨之不斷在合規合法方面得到提升和優化,而越來越多的“吹哨人”正塑造著為社會公義挺身而出的正面形象。
          分享到:

          免責聲明:本網部分文章和信息來源于國際互聯網,本網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和學習之目的。如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立即聯系網站所有人,我們會予以更改或刪除相關文章,保證您的權利。

          偏门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