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vnjpf"><span id="vnjpf"><th id="vnjpf"></th></span></form><form id="vnjpf"></form>

          星律說 | 夫妻之間的婚內借貸如何認定?

          作者:星辰律所 來源:星辰律師 時間:2020-06-30
          中國婚姻法在規定夫妻共有財產制(法定財產制)的同時,又規定允許夫妻就財產關系自愿約定。因此,夫妻之間可以自愿約定處理雙方的財產關系。我國法律并沒有禁止有夫妻關系的自然人作為借貸關系的主體,而且《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三)》(以下簡稱《婚姻法司法解釋三》)第十六條規定,夫妻之間訂立借款協議,以夫妻共同財產出借給一方從事個人經營活動或用于其他個人事務的,應視為雙方約定處分夫妻共同財產的行為,離婚時可按照借款協議的約定處理。換言之,在共同財產制下的夫妻婚姻關系存續期間,滿足一定條件也可以成立夫妻間的借貸關系,即1.訂立借款協議;2.借款來源為夫妻共同財產;3.借款用途是用于一方從事個人經營活動或其他個人事務。
           
          本文將通過以下案例簡要分析夫妻之間的婚內借貸在司法實踐中的具體適用情形。
           
          一、不能僅憑“借條”認定婚內借款關系
           
          相關案例:郁某與陸某(原系夫妻關系)民間借貸糾紛案再審民事判決【(2019)皖11民再14號】
           
          本案中,郁某在婚后向陸某出具借條,主要內容:“本人郁某共計借陸某人民幣叁佰萬元整(貳佰萬用于購買寧波科技園區江南一品78號別墅付首付和過戶,壹佰萬用于別墅裝修)。此借款以月息一分利自2009年8月26日起計息。如本人與陸某離婚,在離婚前一個月內連本帶息一次性歸還。”
           
          一審法院認為,郁某在寧波科技園區購買江南一品花園78號房屋一處,陸某支付了150萬元的購房款。2009年8月4日,陸某向郁某賬戶匯款24萬元。郁某說不清2009年8月4日陸某給其匯款的用途,應當承擔舉證不利的責任,結合郁某出具的借條,能夠認定郁某向陸某借款三百萬的事實成立。
           
          二審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郁某申請再審。再審法院認為,自然人之間的借貸屬于實踐合同,本案查明的事實是陸某以其名義支付首付款150萬元,匯給郁某24萬元,計174萬元,剩余的126萬元,陸某在再審中雖提交了江南一品別墅裝潢支出費用明細及陸某對相關支出費用的說明,但該證據僅是陸某單方制作,沒有其他證據佐證,故對陸某所述裝潢實際用去100多萬元,本院不予支持。現沒有證據證明陸某實際交付300萬元,故原一、二審判決認定300萬元借貸關系成立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應予以糾正。
           
          二、夫妻之間的婚內借貸關系適用訴訟時效制度
           
          (一)約定還款期限的,訴訟時效自還款期限屆滿之日起算
           
          相關案例:馮某、王某(系夫妻關系)民間借貸糾紛案二審民事判決【(2020)魯03民終422號】
           
          一審法院認為,被告抗辯原告2006年6月20日、2006年7月9日二筆借款約定了還款期限,已超過訴訟時效,本院認為,原告該二筆債權已逾兩年訴訟時效,且原告未提供證據證明其存在訴訟時效中止、中斷及延長的事實,故對被告的該項抗辯意見,予以采納。二審法院對原審法院訴訟時效問題的認定予以維持。
           
          (二)未約定還款期限的,債權人有權在借條形成之日起20年內隨時主張權利
           
          相關案例:陳某與丁某(系夫妻關系)民間借貸糾紛案一審民事判決【(2019)浙0702民初3119號】
           
          法院認為,上述第3~7張借條中,均載明“借到陳某人民幣”,但未約定借期及利息,原告有權在借條形成之日起20年內隨時主張權利,要求被告在合理期限內歸還借款本金,并按年利率6%主張從催討次日起的逾期利息。原告未舉證證明具體催討日期,可從本案起訴次日起計算逾期利息。
           
          (三)約定離婚后還款,離婚后又復婚的,還款條件不復存在,中斷訴訟時效
           
          相關案例:郁某與陸某(原系夫妻關系)民間借貸糾紛案再審民事判決【(2019)皖11民再14號】
           
          再審法院認為,從郁某向陸某出具借條看,“本人郁某共計借陸某人民幣叁佰萬元整(貳佰萬用于購買寧波科技園區江南一品78號別墅付首付和過戶,壹佰萬用于別墅裝修)。此借款以月息一分利自2009年8月26日起計息。如本人與陸宇波離婚,在離婚前一個月內連本帶息一次性歸還。……”從借條內容看,陸某要求郁某歸還本案借款是附條件的。2009年11月11日,郁某和陸某離婚,此時,陸某應當在二年內要求郁某返還借款。但在雙方離婚二個月后的2010年1月20日,郁某和陸某復婚,此時陸某要求郁某返還借款的條件不復存在。2015年5月8日,郁某訴至一審法院要求與陸某離婚。陸某于2015年10月12日向一審法院提起本案訴訟,符合雙方約定的陸某可以向郁某主張債權的條件,未超過法定的訴訟時效。
           
          分析建議
           
          夫妻雙方盡管具有特殊的身份關系,但在約定處分其個人財產或共同財產之時仍屬于平等的民事主體。夫妻雙方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自愿達成借款協議,如果簽訂該協議以及協議內容不存在導致合同無效或可撤銷的法定事由,可認定該借款協議合法有效。根據明年即將實施的民法典第464規定,夫妻之間的借款協議可參照適用合同編的規定。就個案實踐而言,一方要主張夫妻之間婚內借貸關系成立的,除了要有借款協議,還要證明借款實際發生。但基于夫妻關系的特殊性,書面借款協議或約定可能極少存在。在沒有書面借款協議或約定,且夫妻雙方并未事先約定婚內財產為夫妻各自所有的情況下,另一方可能會以轉款發生在夫妻關系存續期間屬于夫妻共同財產的收入及支出,從而抗辯得力,最終被法院認定并非借款。因此律師建議,若夫妻之間款項往來為借貸性質,應當就此留下書面借款約定,或保留雙方關于借款約定的聊天記錄(如微信、短信等),并在轉賬時備注款項性質。此外,由于司法實踐中,大多數法官認為夫妻婚姻存續期間并不是法定訴訟時效中止、中斷的事由,夫妻之間婚內借貸適用訴訟時效制度,故如果在規定還款期限屆滿之日起三年內沒有通過有效途徑(比如留下催促還款證據等)主張該筆債權的,人民法院將不予支持。這也告訴我們:如何在婚姻存續期間既不傷害夫妻感情,又能及時引起訴訟時效中止、中斷,是非常重要的。
           
          延伸閱讀
           
          除了本文所討論的情形外,關于夫妻共同財產出借給一方后的財產性質(屬于夫妻一方財產還是屬于夫妻共同財產),出借財產所獲得收益的財產性質(屬于夫妻一方財產還是屬于夫妻共同財產),償還財產時的還款數額(償還全部出借財產還是償還一半)法律并無明確規定。參考2021年施行的《民法典》合同編第464條規定:“合同是民事主體之間設立、變更、終止民事法律關系的協議。   婚姻、收養、監護等有關身份關系的協議,適用有關該身份關系的法律規定;沒有規定的,可以根據其性質參照適用本編規定。” 說明夫妻雙方可以以合同方式處理雙方的財產關系。因此,筆者認為:在處理夫妻之間婚內借貸關系的時,若雙方無明確約定則優先適用婚姻家庭編規定以財產性質為夫妻共同財產為原則處理;若雙方存在明確約定,且該約定不存在無效情形的可以參照合同編的規定處理。
          分享到:

          免責聲明:本網部分文章和信息來源于國際互聯網,本網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和學習之目的。如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立即聯系網站所有人,我們會予以更改或刪除相關文章,保證您的權利。

          偏门项目